• <rp id="i4hhu"><object id="i4hhu"><blockquote id="i4hhu"></blockquote></object></rp>
    1. <button id="i4hhu"><object id="i4hhu"></object></button>

    2. 從頭到腳設計一整個世界:M/M上海制造展覽

      來源:中國設計在線    時間:2020-11-23    站內收藏

      來自巴黎的設計組合M/M從創立伊始就明確自己不做傳統的平面設計師,比起清晰傳達客戶信息其他不做干預的服務想法,他們要建立一種語言,通過視覺與世界溝通,每一個項目如同種下一粒種子,它們最后開花結果,直到變成一整個世界,這個世界是M/M從頭到腳創造的世界。

      參觀上海當代藝術博物館設計中心最新展覽“M/M上海制造”,是一次頭腦風暴般的體驗,當我們走進7樓的敞開大展廳,我似乎進入了一個符號的游樂場,里面五顏六色,充滿怪異的童趣——放大版的鐘表,放大的連排凳子、屏風、跳床、LED燈玩偶,還有不少奇形怪狀的擺件,隔層天花板上貼滿銀色氣球,頭上則掛滿了一排排大型海報,這里是一個完美混亂的視覺空間,好像光明正大地為了滿足你駐留拍照打卡,同時疑惑“我身在何處?”

      1 (4)

      比起司空見慣的作品展示方式,以二維平面設計作為根基的M/M則完全用了另外一種方式——營造一個場域,讓平面或三維作品根據場域進行調整,比如在這個比例放大的展廳里,所有以往的設計,比如凳子、燈具、海報和玩偶,全部按照比例放大,并且對這個放大的世界冠以“上海制造”的名字。

      1 (5)

      M/M何許人也?68后的法國反骨精神

      來自平面設計領域的觀眾不會對M/M陌生,他們是享譽世界的知名法國設計公司,成立于1992年的巴黎,在近三十年從業經驗里,自由穿梭于音樂、時尚、藝術、媒體領域,合作伙伴包括冰島傳奇歌手比約克、服裝設計師山本耀司、品牌巴黎世家、普拉達、紀梵希、藝術家菲利普·帕雷諾、皮埃爾·于熱、策展人漢斯·烏爾里!W布里斯特、藝術機構東京宮美術館、第戎美術館、洛里昂劇院、法國版《Vogue》雜志、安迪·沃霍爾創刊的《采訪》、法國時尚創意雜志《紫色》等等。他們的創造力似乎絕不局限于某個領域或某個時期,而是逐漸擴展,如同永動機。

      1 (6)

      與傳統的設計師不同,他們不等待客戶的命令委托,也不按傳統的方式提供視覺設計,他們從一開始就以“主角”身份介入,提出看法,可以說別人是為了這個世界設計,而他們是用設計來簇生一個世界。

      M/M帶有的這種反骨和獨創精神,從時代背景和兩個人的獨特路徑可以尋得一二線索。

      M中的米蓋爾·安扎拉(Michal Amzalag)生于1968年巴黎郊區,父母深受68學潮影響,將米蓋爾送到了一個實驗小學,學校的體制完全采取學生自主管理,遇到不同意見,學生投票達成決策,米蓋爾坦言在這里度過的兩三年其實是完全的混亂,但是不同常規的教學方法也帶來了影響,比如,字母是按照符號來教的,在中學進入正軌體系時,米蓋爾曾經歷了很長時間的沮喪感,他假裝自己是一個體制內的好孩子,但其實無時無刻不對老師產生質疑。

      在進入法國國立高等裝飾藝術學院之后,他的反骨精神得到了彰顯:從頭到腳的二手服裝,并用色彩來定義自己的形象,對法國帶有裝飾風格的現代主義不屑一顧,他更多被流行文化吸引,并且在精英意識濃厚的學校環境里,不受習規束縛,很早接觸電腦操作,并開始在搖滾雜志《Les Inrockuptibles》做兼職工作,為了堅持這份工作,讀完第三年就退學了。

      1 (9)

      遇到合作伙伴——第二個M,馬蒂亞斯·奧古斯蒂尼克(Mathias Augustyniak)時,米蓋爾穿了一身藍色,從頭到腳,就這樣吸引了剛入學的馬蒂亞斯,“他有一種獨特的氣場”,兩個人在交談后就覺得要一起合作,在國立高等裝飾藝術學院上了一年課程,馬蒂亞斯去倫敦讀皇家藝術學院,回來之后沒多久,便成立了M/M工作室。

      馬蒂亞斯與光頭帶有猶太血統的米蓋爾不同,他是波蘭后裔,家境優渥,父親是個周日畫家,為電影設計海報,他從小喜歡畫畫,也幸運地進入藝術學校,看似是個聽話的孩子,但是他很快也遇到瓶頸:學校系統畫出來的東西跟頭腦里的始終有距離。直到一個老師跟他提到:想象你是一只螞蟻,爬在看得見和看不見的邊緣。這讓馬蒂亞斯相信畫畫不只是為了表達情緒,畫畫是認識世界的方法。

      1 (8)

      在國立高等裝飾藝術學院的課程上,馬蒂亞斯知道了一個法國藝術家,費爾南·萊熱,這個人在20世紀初的法國是一個橫跨不同領域的天才全才,他讓馬蒂亞斯相信,不用管當時的主流作風,也不用對學校鄙視商業設計的看法太過較真,一切可以以另外的方式達到一種融合。

      尋找邊界,與藝術界開始合作

      1992年成立工作室的M/M,并非對實際操作一無所知,米蓋爾此時已經在搖滾音樂雜志做了一段時間,具有實際經驗,雖然聽起來不可思議,但是他們最為重要的合作關系,基本都在成立工作室的頭幾年就建立起來,并且像滾雪球一樣,給他們后續打開了不同的大門,越走越遠。

      幾個比較重要的事件包括,1993年開始,因為出版集團康泰納仕前媒體人的引薦,他們開始給山本耀司做時裝目錄,從一開始的平面設計,到最后成為實際上藝術指導的角色,為他們開啟了后續時尚界的合作。

      1 (2)

      與藝術圈的交往則帶來了一次革命性的合作關系:菲利普·帕雷諾的《沒有魂魄,只是軀殼》項目,法國哲學家、藝術批評家和資深策展人尼古拉·布里歐認為,是與法國當代藝術家菲利普·帕雷諾的合作中,真正打開了M/M的行業界限,走出了平面視覺設計領域。

      2017年在上海外灘美術館,我曾經見到這個項目,在菲利普·帕雷諾“共此時”的展覽上,在二樓的空間里,展現著藝術家2002年的電影作品《這世界意外的任何地方》。主角是一個日本漫畫人物,但是她不是主人公,她的聲音飄蕩在空間里,她自我介紹并交代自身背景。她只是一個平凡、有著天真無邪的眼睛、精靈耳朵、紫色頭發的女性人物,曾經誕生于日本公司Kworks,是公司生產出的無數漫畫人物之一,這些人物在游戲和動畫中往往活不過幾部,是隨處可見的配角。

      菲利普·帕雷諾在2000年與藝術家皮埃爾·于熱一起買下了這個人物的版權,并把這個叫安麗的人物給了不同藝術家,讓他們進行再創作,安麗成為了這個藝術家朋友圈團體的集體象征。

      我當時最震驚的項目是《沒有魂魄,只是軀殼》,似乎直接翻轉自日本動畫電影《攻殼機動隊》,然而直到今天我才了解到,這個命名來自M/M,菲利普·帕雷諾將這個集體項目的海報交給M/M進行設計。從某個角度來說,賦予整個項目靈魂點睛一筆的是M/M,這個虛構人物的形象,也變成了M/M的一部分,在這次上海展覽中也可以看到。

      M/M并不以藝術家的身份自居,他們也很明白,平面設計與藝術圈本身都是不完全相融的領域,愈見封閉的法國藝術體系與行業化標準嚴重的平面設計領域,存在壁壘。

      1 (7)

      1996年在波爾多當代視覺藝術中心的藝術家群展“Traffic”中,策展人尼古拉·布里歐將展覽畫冊的設計交給M/M,這個展覽后來被認為舉足輕重并開創了“關系美學”流派,M/M的設計引入了一種與傳統藝術機構簡單直白的設計風格不同的感覺,并且促成了展覽的文獻化。但是最終封面仍然被替換成了純字體設計,因為原版上有一個塑料質地的手提袋,對于一個以嚴肅藝術自居的機構,不能接受封面帶有廉價的塑料袋。

      與尼古拉·布里歐的合作更是從1994年開始,他們受到委托,為法國藝術雜志《Documents sur l’art》做封面設計,與以往的選擇藝術作品或者藝術家肖像作為封面的做法不同,他們用自己拍攝的照片作為封面,并且在照片內容上與主題內容進行呼應,尼古拉評論:“他們在做轉譯,將藝術家作品翻譯成自己的語言!边@種用自己創作的視覺作為回應的方法,也用在與洛里昂劇院合作的海報設計上,他們創作的超過60張海報,每一張都像一個訊息,一封信件,它們入駐城市街頭巷尾,好比一場場“戲中戲”。

      充分的觀念交流,通過視覺符號來解讀和來往,這是M/M用藝術家的方式做平面設計的核心,正是這種交往,使得上世紀90年代的項目都變成了一種“集體”項目,與他們合作多年的歌手比約克就回憶說:“我們是平等的,每個人都把想法放進罐子里!

      從頭到腳設計一整個世界

      馬蒂亞斯曾在訪談中說:“當今的平面設計師需要是一個作者,一個思想者,一個詩人,一個記者,一個哲學家!币苍S這句話對我們的啟示是,平面設計師要帶有思考地工作,而非只提供視覺符號的工具人。雖然清晰傳遞信息是基本要求,但是M/M 拒絕只為了生產而生產,只為了設計設計,這一點,他們帶有來自設計組合Grapus設計與社會良知結合的傳統。

      兩個人同時又有來自流行文化包括倫敦亞文化等的影響,他們從平面設計領域,反抗法國精英藝術文化,將流行文化引入精英文化,打破了視覺習慣的等級制度。

      1 (3)

      他們兩個人都經過嚴格的瑞士現代平面設計的訓練,尤其在西文字體設計上,他們幾乎出神入化。組合中馬蒂亞斯側重手繪,米蓋爾則在概念和字體,但M/M更像是一個整體,他們的視覺出品充滿豐富的層次感,他們不僅僅做字體、視覺系統、平面設計,他們真正做出的事情包含平面設計、攝影、藝術指導、舞臺設計、家具設計、字體設計等等。

      M/M在商業合作上有了更多的表現,最近幾年,歐洲的藝術環境已經固化,而商業領域則更加充滿變化,可以表達更多帶有直覺的創意,比如根據平面設計概念出品的香水和家具!奥犉饋砜裢,但是我們想從頭到腳設計一整個世界!瘪R蒂亞斯說。

      視覺系統最終反映了一個時代的風貌,對于M/M來說,歐洲的視覺系統已經過時,比如非常著名的德國漢莎航空公司標識,那些代表的都是上世紀70年代的歐洲。我還記得在法國留學回國時,我帶回一箱子印刷品,包含大學電影社團每個月的放映單,城市電影節手冊,甜點店的包裝盒,書店和面包店的紙袋等等這些生活物質痕跡。有輕微收藏癖的我回到國內才發現這些物品的價值,它作為紀念品,提醒我整個社會在視覺傳達上表現的創意和真誠的程度有多大的差別,而在今天我才揭開一點點謎底,這些環繞自己幾年的視覺環境,有一部分源自法國一個1992年成立的設計工作室的影響,而這種帶有流行文化和手繪氣息的設計裝飾風格,漂洋過海,似乎要開始在大陸年輕人中風靡起來。

      展覽訊息

      1 (1)

      展覽:M/M上海制造

      展期:2020年9月27日-2021年4月18日

      地點:上海當代藝術博物館設計中心


      本文來源:中國設計在線

      上一篇:返回列表
      作者:cdo
      相關閱讀
        正在加載...
      成年大片视频免费视频,久碰久碰免费观看视频,狼人色国产在线视频,欧美高清va在线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