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p id="i4hhu"><object id="i4hhu"><blockquote id="i4hhu"></blockquote></object></rp>
    1. <button id="i4hhu"><object id="i4hhu"></object></button>

    2. “昭君博物館”榮獲2021德國國家設計獎German Design Award

      來源:中國設計在線    時間:2020-12-21    站內收藏

      近日,中國建筑設計研究院設計作品“昭君博物館”榮獲德國國家設計獎(GermanDesign Awards)之“卓越建筑設計類別” 特別表彰獎(Special Mention)。這也是昭君博物館繼WAF中國獎年度優秀作品獎后獲得的又一項國際獎項。

      1 (1)

      德國國家設計獎是由德國設計協會(German Design Concil)頒發的國際獎項,必須由德國設計委員會推薦的作品才能獲得提名,被提名參賽的作品多數為國際設計獲獎作品,因此該獎項又被稱為“獎中獎”。2020年共有來自69個國家和地區的300項作品參與角逐。

      評審團評語 

      建筑入口通過兩個類金字塔體量構成寬敞的楔形入口,很好的回應了與軸線和遺址的關系。設計采用了經典的建筑構成語言,設計手法清晰而邏輯明確,使這個具有紀念性的博物館建筑看起來很具有當代性。建筑體量與入口廣場的巧妙處理令人印象深刻,使游客即使從遠處也能看到遺址,借此引起游客的好奇與興趣。

      獲獎項目概況 

      昭君青冢夯土而成,其上曾有木構建筑,“土與木”是昭君青冢的場域特征,也是中國古建筑的代名詞。昭君博物館位于中國內蒙昭君青冢景區的軸線南端,兩個覆斗狀的建筑體量形成V形缺口,巧妙地將軸線盡端的昭君青冢影像疊入立面,楔狀下沉廣場通過標高的升降引發游客與青冢間的視覺變化,這些都使博物館與歷史遺跡間形成了良好的時空對話。建筑運用當代技術重構新的“土木”,外墻采用了仿夯土的特種混凝土掛板,入口棚架與遮陽采用膠合竹材料,傳承了中國建筑的精神。

      關于選址 

      昭君博物院景區位于內蒙古呼和浩特市南郊6公里處,現有場地以青冢為視覺中心,沿中央神道主軸兩側建有原和親園、匈奴博物館等建筑。博物館新館選址在神道南側,守住神道兩端,與青冢遙相呼應,并且串聯整個場地。新館不單作為舊館的升級,也起到景區大門的作用。新館設計為一種謙遜的姿態,進行自我弱化,降低高度、調整虛實以凸顯北側的昭君青冢,青冢與新館形成和諧的主次關系。同時新館的外輪廓成為青冢的天然景框。

      1 (1)_副本

      中軸線上博物館與青冢的共生關系

      昭君博物館的選址于昭君青冢軸線的南端,按照我國文保規劃的現狀,這樣的方案選址一般很難實現。但由于青冢地塊局促,昭君博物館又很難在和文物區完全不相干的位置上建造;現狀在青冢南延軸線兩側已建有近現代建筑,基本上呈由北向南歷史迭代向下的過程,昭君博物館正好處于近現代歷史延續的位置。

      1 (2)_副本

      ▲ 昭君博物館區位圖

      新館地處整個景區的南延和軸線起點,不僅要和青冢產生某種時空對話的關系,還要和近現代歷次疊建而成的軸線產生關系。同時原有景區級別從4A提至5A,新館又承載了包括游客中心、餐飲、銷售旅游商品等一系列功能。因此這個選址為設計帶來了更多挑戰。

      博物館以兩個覆斗狀體量分列在中軸兩側,兩個錐體各自旋轉45度,對角以廊橋相連形成對青冢的環抱態勢,體現了昭君文化中“和”的精神;建筑的虛實處理形成了新館與青冢和諧的主次關系,同時新館的外輪廓成為青冢的天然景框,兩個體量間V形的缺口巧妙地將遠處青冢的影像嵌入到新館立面當中,使得在城市道路上也可以窺見青冢的影像,成為穿越時空的時代標志。

      1 (3)

      ▲ 從青冢延伸而來的軸線(由北向南看)

      昭君博物館是為內蒙古自治區七十年大慶而建設的。由于種種原因,建筑師從接到這個項目到預計完工只有兩年,留給設計的時間只有很短的幾個月,甚至很多設計問題會在施工過程中解決。于是我們要構筑一個快速建造和搭建的體系,讓它能夠在短時間內完成?焖俅罱ê徒ㄖ南鄬τ篮阈灾g要取得一個平衡,這對于建筑師是非常大的挑戰。

      土木印象 

      關于形式,設計考慮得并不多,并力求讓房子回歸一個最為低調或者最為自然的狀態。項目的主持建筑師曹曉昕說:昭君博物館和我以前做的房子,或者說和所謂絕大部分現代建筑有很大差異,看不到太多的手法。我想用材料營造這個空間,所有的建筑語言也都是屬于這個材料的語言,與其說是對形式的構想,不如說是對材料的構想。

      昭君青冢是由人工積土夯筑而成,據考古推斷,其上曾經有木構樓閣建筑。我們當今再建的時候,更愿意用一種新“土木”跟它取得材料上的對話。當然,現在不適合再用夯土,我們用混凝土作為新“土”來構建整棟建筑的表皮,同時采用了膠合竹材料的竹鋼作為“木”的對應。

      1 (4)

      ▲ “土”與“木”的結合

      混凝土實際上和夯土具有某種相似性,它們都屬于冷膠凝性材料,生土在夯土過程中也會加入灰料,產生一些化學變化。昭君博物館的突破在于抓住了兩種材料工藝的相似性,我們也思考用混凝土做“夯土”和真正夯土的差異在哪?由于需要在短期內建造完成,昭君博物館采用了大量工廠預置的混凝土掛板,板縫干脆沒有處理,完全地暴露出來。這暗含著我要表達的技術倫理——這是板而不是真正的夯土。

      1 (5)

      ▲ 仿夯土混凝土掛板——新的“土”

      我們在竹鋼結構的設計中加入大量的斜桿,受拉和受壓的這些斜桿形成一個巨大的雨棚作為景區入口。在當下的工藝和快速建造的前提下,膠合木結構之間不可能再采用榫卯連接,而是采用了角件連接,但是通過對構造的設計,只有一些比較細小的銅拴釘的頭暴露在外面。這樣的工藝暗示既達到了材料的相似性,又保持了現有材料和傳統材料的距離,讓它們在“像”與“不像”、“熟悉”和“不熟悉”之間去和青冢取得對話和聯系。

      1 (6)

      ▲ 入口處膠合竹材質的寬大雨棚 —— 新的“木”

      空間營造 

      為了讓游客更好體驗博物館與歷史遺跡的歷史對話,博物館南側園區入口處設計了巨大的漏斗形下沉廣場,通過標高的變化,引導遠方的游客進入并穿越建筑,青冢的圖像在游客穿越過程形成“窺見-窺不見-消失-顯露-全部呈現”的場景感變化,強化了博物館與兩千多年前的昭君青冢的視覺對話。

      入口上方連橋以“正負”三角窗將遠處的昭君青冢納入景框,內外景觀交融,人工的展品與歷史的遺跡巧妙結合。

      1 (7)

      ▲ 貫穿園區景觀軸線的三角框景窗

      昭君博物館的主要功能為收藏、陳列、研究和展示漢匈文化與文物。建筑分為東西兩個展廳,東側昭君生平展廳設計了圓形的中庭空間,水平的曲線坡道和走廊營造出舒緩柔美的空間氣質;西側匈奴歷史展廳設計了矩形中庭空間,整面的夯土墻從地面一直貫穿到天窗下部,天窗被密肋切分成數個三角形窗格,強調了硬朗與凝重的空間主題。

      1 (8)

      ▲ 昭君主題展館中庭空間

      本文來源:中國設計在線

      上一篇:返回列表
      相關閱讀
        正在加載...
      成年大片视频免费视频,久碰久碰免费观看视频,狼人色国产在线视频,欧美高清va在线视频